搭建“一带一路”更加开放包容的融资平台,侨民融资也将大有用途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4日
       博鳌报道 在博鳌亚洲论坛上, 国家开发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郑志杰表示, 为更好地推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融资, 国家开发银行将构建更加开放、普惠的融资平台。 平台, 充分发挥政府财政资金、国际资本、国有、民营资本等各类资本的优势, 形成推动“一带一路”发展的合力。 “截至2018年底, 我们已为600多个项目提供融资超过1900亿美元, 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可持续、风险可控的金融支持。” 郑志杰说。 对此, 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就养老基金和主权基金而言, 如何规避和降低投资风险非常重要。 重要的。 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 在保证足够的投资回报的同时, 风险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数据显示, 加拿大养老基金近5年名义年化收益率12%, 近10年名义年化收益率7.3%, 10年年化净实际收益率 4.8%。 一半的资产来自投资收益而非捐款。 “这在中国设立投资基金时值得思考, 在投资‘一带一路’项目时, 可以借鉴投行的投资方法, 建立强大的风控部门。” 当被问及如何引入主权基金参与“一带一路”投资时, 梁海明认为, 可以考虑在金融领域的“第三方市场”进行合作。 据梁海明介绍, 全球已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主权基金, 总额超过6万亿美元。 接近全球股票市值的10%。 较大的主权基金主要诞生在北欧、中东和亚洲。 由于主权基金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国家创造财富, 因此大部分投资业务都委托给外部机构投资公司。 这些投资公司的要求是不问过程, 不问手段, 只问结果。 能赚钱, 能赚大钱。 尤其是中东地区的主权基金, 大多是受花旗银行、摩根大通等华尔街出身的美国交易员或伦敦金融专家的委托代为运作, 而能够获得高额报酬的交易员和金融专家必须 支付中东的主权资金。
        如果表现差于市场整体表现,

将被无情淘汰。
        据梁海明观察, 这两年,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亚洲国家, 尤其对“一带一路”项目感兴趣。 “虽然一个国家的主权基金交给了外国投资团, 但管理权仍然掌握在该国政府手中。” 梁海明表示, 他们的投资行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会有所顾虑, 但如果加入中国元素, 特别是“一带一路”元素, 能够有效吸引和引导这些主权基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和道路项目, 并在金融领域发展三分之一。边市场合作。 除了主权基金,

梁海明还认为, 除了“境外融资”, 还有其他值得考虑的资金来源。 侨民融资是在海外工作的当地人寄回给家人和朋友的汇款和储蓄。 世界上有2.3亿移民, 超过了世界第五人口大国巴西的人口。 统计显示, 他们每年可以赚取2.6万亿美元, 超过了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英国的DGP。
        “这些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在东道国征税和消费。
       ” 梁海明说, 不过, 假设储蓄率只有20%, 那么外籍人士每年的储蓄也超过5000亿美元。 2013 年, 来自世界各地的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向他们的祖国汇出了 4040 亿美元。 这个数字不包括通过非正式渠道的汇款, 其中印度收到了700亿美元, 高于该国信息技术服务出口的总值。 流入埃及的汇款超过了苏伊士运河的收入, 塔吉克斯坦的汇款占国民收入的1/3以上。 “目前, 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机遇在于, 如何高效地让这笔收入流动, 让外派人员获得更多的收入, 而这笔每年超过500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 每年都可以动用起来。” 例如, 用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 外派人员众多的国家都在‘一带一路’上。” 梁海明建议, 中方有关部门可考虑制定方案, 将这些外派人员的资金债券化、证券化。 例如, 可以开发利率为3%和4%的证券产品。 “如果这些侨民的钱用于‘一带一路’建设, 将在更大程度上吸引世界各国了解、了解和参与‘一带一路’。” 梁海明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