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17年,没有接受治疗的我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7日
       2004年3月中旬, 上初中的时候, 我还是个重度网瘾的少年, 对外面的天气一无所知。 不知道屋子里为什么这么黑,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总感觉屋子从来没有暴露在阳光下。 我记得那是一片漆黑,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吃的最后一餐。 我最后一次睡觉是在 7 天前。 我每天24小时都在玩游戏, 而且我已经玩了7天多, 没有任何困倦和饥饿感。 我去洗脸, 突然在房间里破柜门的全身镜中看到了自己。 映入眼帘的几乎是一具行走的骷髅, 一头凌乱的长发, 高高的下巴, 脸上没有活人应有的气息。 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一刻, 心中的恐惧从容不迫地诞生了。 这就是对死亡的恐惧! 这时候, 我忘记了我生活中的一切, 忘记了时间, 忘记了比赛。 我似乎是一个失去麻醉的“重伤病人”。 在剧烈的疼痛、饥饿、疲劳和呼吸困难的共同作用下, 我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逝, 仿佛我的生命在加速。 当这些情绪快要缓和的时候, 我透过镜子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人”, 我立刻意识到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而是传说中的鬼。
        这一刻,

我心中的恐惧彻底爆发了。
        我知道现在我无法形容那种令人毛骨悚然、刺骨的恐惧。 无论如何,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 我吓得浑身发抖, 恶灵的鬼手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身体, 那股力量要将我推倒在地。 手也缩了回去。
        我也曾经怀疑自己已经死了, 因为我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腐烂的尸体味。 绝对不是因为我没有洗澡。 虽然我基本不吃不喝, 疯狂地玩游戏, 但一天要洗两次以上。 时间还早, 因为是南方, 所以洗澡方便。 在饥饿的驱使下, 我开始疯狂地摸索着家里的钱。 那时, 我觉得我的眼睛根本不工作。 触摸这个词是最合适的词。 可惜我只找到了几块钱, 为了将来。 人生N天, 只能吃些袋装泡面解决。 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 我父亲的年纪已经可以生一个儿子了。 但我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宠爱。 我父母关系不好。 他们每天在家里吵架。 也许他们无法忍受彼此。 我是唯一一个带着游戏机和破旧电脑的人。 能够玩游戏是一种精神。 抚慰。 我想去找妈妈, 却遭到冷遇。 说和她“同姓”的人不靠谱, 我表哥是他儿子! 父亲觉得我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微薄的生活费算是慈善。 2008年他终于说后悔了, 让我把钱还给他。 吃了些方便面, 胃口不太好。 感觉中途想吐。 我决定去睡一会儿, 而这个睡眠也决定了我17年的噩梦。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大大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 我的身体变得很沉重, 意识也很清晰。 我睁开眼睛, 看到亚洲有一群鬼住在我的身体里, 露出邪恶的笑容。 鬼魅的声音清脆如钟, 威势无穷, 在我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挣脱出来, 一拳打在了青面獠牙恶鬼的脸上, 它就消失了。 恐惧驱使我狂奔, 我下意识地打开了房子里所有可以亮的灯。 还能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四处飘荡, 那种‘吃人’的恶灵也不见了, 我知道我肯定不敢再睡了, 所以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直到天亮, 不知过了多久, 身心疲惫让我睡着了。 我的身体一入睡, 我的灵魂就漂浮在空中, 看着我沉睡的身体, 在接下来的 17 年里。 恐惧驱使我尽一切可能, 比如满屋子的咒语和钟馗驱鬼的画像。 这些东西根本不起作用。 反而, 当我看到咒语和钟馗的画像时,

却是惊恐万分, 变成了一种恐惧。 在村里老师的建议下, 我开始看心理医生, 当时我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 但我也明白一个道理, 我没有条件治疗我的病情。 从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看过医生, 再也没有去过医院。